您的位置:首页> 综合 >他是中国“申遗第一人”侯仁之情系北京中轴线

他是中国“申遗第一人”侯仁之情系北京中轴线

2019-11-06 16:15:57
[摘要] 除了研究发掘北京的历史文化,侯仁之对于北京更重要的贡献,是中轴线的研究以及保护。该组织还依照公约定期公布“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清单”。如今,北京中轴线的保护工作进展迅猛。

宣布北京中轴线为世界文化遗产,现已成为保护和传承北京历史文化、展示首都城市文化特色的重要工作。文物的修复、拆除和环境修复都在进行中。这对中国“第一个申请世界遗产的人”和已故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院士(1911-2013)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安慰。保护北京的中轴线一直是他的心。

“申请世界遗产”的先驱

侯仁之1947年在英国学习时

侯仁之先生年轻时来北京学习,已经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他的研究重点是北京城市历史文化的发掘、保护和传承。20世纪40年代末,他在英国攻读的博士论文是《北京历史地理》。

80年代末,侯仁之亲自带领团队编辑了《北京历史地图集》。通过75万字、460张地图和100多张照片,他全面细致地展示了这座城市几千年来从原始部落向国际化大都市的转变。

除了研究和探索北京的历史和文化,侯仁之对北京更重要的贡献是研究和保护中轴线。侯劳一生中经常告诉人们,他一生都在研究北京,北京市的中轴线是他最关心的地方。

1984年,侯仁之去美国康奈尔大学进行学术交流。他了解到,联合国总部下属的教科文组织制定了《保护文化与自然世界公约》,旨在通过制定国际法和法规以及加强合作,更有效地保护那些极其罕见和脆弱的文化和自然遗产。该组织还根据《公约》定期公布“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清单”。在得知中国尚未加入该组织后,在第二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会议之前,侯仁之与郑小谢等三名成员共同起草并提出了“663号提案”,呼吁中国政府加入“公约”。1985年,中国最终以缔约方身份加入该组织,并于1987年为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开辟了道路。包括中轴线紫禁城和长城在内的六处文物古迹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华文明和中国文物保护事业以崭新的姿态呈现给世界人民。

侯老曾多次说过,今天北京的中轴线是700多年前刘钟兵设计大都城时确定的。今天的侯门桥是起点。北京的中轴线是中国传统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的结晶。儒家经典《李周考公基》诞生于2000年前,它有这样一句话:“一个工匠掌管着国家,方九里和接下来的三个大门。初中有九根经线和九根纬线,经线上有九条轨道。元大都市根据“左祖右社、前朝后市”的规定,按照这一原则规划城市格局。

道教提倡“向自然学习”和“善如水”的观念。北京中轴线的南北布局考虑到了这些自然条件。南北纵轴方向的建筑都朝南,后窗不朝北。这种设计不仅能抵御冬天刺骨的北风,还能享受南方中午炎热的阳光。此外,什刹海位于皇城远大的西北部。运河水向东南流入杭州,并按照皇城的北部流向大海。来自海外和南方的货物可以直接运输到大渡河什刹海码头,在这里形成一个繁荣的“后方市场”。

在侯劳的众多作品中,中轴线也占有重要地位。《从天安门广场看北京旧城改造》和《北京城市规划建设的三个里程碑》等重要文章论述了中轴线的保护和发展。他还从国外买回了瑞典人奥斯瓦尔德·施伦龙(OsVoorde Shirenlong)的书《北京的城墙和城门》,并组织了一名翻译委托北京市文物局下属燕山出版社出版。这本书记录了北京内外城墙的历史情况,包括中轴线上的塔和塔的地图。这是研究北京中轴线的重要史料。

安讯士对80岁老人的现场调查

93岁的侯仁之参观了修复后的永定门塔

侯老研究过北京的中轴线,从不坐在家里沉思,他非常注重野外调查和侦察。1995年冬天,作者陪同侯老考察了从南到北的中轴线。侯老当时已经84岁了。为了找到永定门外的“南定”遗迹,老人爬上了一米多高的铁路路基,越过了两条铁路线。他了解了南定村60-70岁居民的历史情况,他称他们为“老大哥”和“老姐”。最后,他在村里的庭院墙上发现一块刻有“余”字的半石牌匾,得知南定娘娘庙的两座牌楼在六七十年代被拆除。

回到北京大学的家中,老人在古书《天下旧闻考》中发现,南定的毕夏袁俊寺“门外有两条小巷,左边是广生和长阳,右边是群玉和繁子”。后来侯老在《城市规划》中发表了从民间出发的“南顶”和“北顶”,针对北京城市规划中南北中轴线的延伸,提出在中轴线的规划和建设中应考虑人民的传统信仰和情感取向。

侯劳自1981年以来一直是北京文物古迹保护管理委员会的成员。成员包括人民大会堂设计师张博、国家博物馆设计师张凯基、赵冬、天安门广场设计师单士元、前故宫博物院院长吴梁勇等国内知名专家。侯老召集这些老专家,为北京的文物保护和城市规划建设提供建议。1992年,在修复正阳门南侧的右下通道时,发现了一座相对完整的正阳门石桥。侯老和几个七十多岁的成员下到基坑底部检查古桥的保存情况,用自己的双手擦去古桥镇水神兽头上的泥土,并向市委、市政府提出保护原址、条件成熟时向社会展示的想法。这些措施确保了这座古桥没有被拆除,也没有被完好地掩埋。

今天,北京中轴线的保护进展迅速。天坛墙亮起来,京山万寿帝庙竣工修复展览对外开放,第一座农坛恢复了“每亩三分”,金色的纹路在皇家祭坛殿中摇曳...

当作者再次访问中轴线回顾侯劳发起的世界遗产申报工作时,他不禁深感感动。他写了一首诗,摘录了一段来表达他的感情。

黄煌黄的中轴线控制着古都。南北相连,是城市的支柱。皇家大道笔直,宫殿起伏不平。永定正阳,看着天空,左右各有两座祭坛,稳步前进。天桥杂艺,北京风情。前门是一个珍贵的地方,商业是主要的商业。前门对面,颠倒着。左右大厅,庄严肃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