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科技 >花鸟大世界 田园交响曲——写在辛守庆美术馆开馆十周年之际

花鸟大世界 田园交响曲——写在辛守庆美术馆开馆十周年之际

2019-11-09 12:40:27
[摘要] 9月17日,济南市县(区)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发展研讨会举行,各领域专家学者、媒体“大咖”齐聚一堂,开展“头脑风暴”,碰撞媒体融合发展的前沿思想。为此,济南市设立了全市媒体融合发展专项扶持资金,“十三五”

金风送来一种伟大的感觉,书法芬芳。在这个收获季节,新寿青美术馆迎来了开幕十周年、新寿青国画精品展和国画名作邀请展。这是高唐书画界乃至全市值得庆祝的事情。辛守青先生是我国当代具有创作实力和影响力的画家。他的画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和个人风格。他继承了传统,注重笔墨,但变古为新,做出了突兀而独特的创造。他的作品是一部充满浪漫、抒情诗、田园交响曲、灵魂歌唱、精神桃花之春的春风,是一部集自然美和艺术美于一体的杰作。

写意和工笔齐头并进。

辛守清先生是花鸟画领域的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他的大写意、小写意和工笔相得益彰,相互映衬,变得有趣,形成了自己的家庭。

写意《平湖300里》、《青莲图》、《米》、《深秋》、《荷塘》、《观鱼图》、《深秋山村》、《凌风》等。到处都是墨水和水。它们简单、丰富多彩、充满墨水、充满乐趣。大范围的扫描揭示了艺术家的英雄精神。在喷墨室里,溢出的是画面的动量和张力。它有苦禅和阿寿倪虹的韵味,但完全是它自己的风格。

小写意花鸟画是辛先生的独特技艺。他的小写意既有大写意又有细腻工笔。作品与作品和谐,作品与作品和谐,许多杰作都是小写意的优秀结构。生机勃勃的“花墙”、闪电似的飞蛇似的“松风”、“百年风雨”、“雪中杜鹃花”、“春风看秋月花”的古老枯枝和枝叶,“天地之间”有数以千计的山峰升至地面,数以千计的水坠入天空,山高于月亮,这些都是画家通过风景和事物来表达情感的优秀结构。画家深厚的实用技巧和笔墨应体现在时代的现代审美意识中。

辛守青工笔花鸟画也有着杰出的技巧和独创性。《绿水红叶》和《百合花》等作品是自然美上升为艺术美的例子。“瓜与瓜情”将中国传统工笔画技术与西方绘画中的高光处理技术相结合,使绘画具有质感、体积和浮雕感,让人闻起来像瓜,看得见肉。题跋中的描写使作品的主题突然变得崇高,赋予作品新的内涵和意义。

《八仙沐浴》和《生命延续》是工笔画获奖作品。红、蓝、白、灰的强烈对比,八仙的拟人化和流畅的背景使画面充满节奏和视觉冲击。后者通过对各种表情的鸡和柔情的鸡的详细描写,展示了无止境生活的主题意义和哲学生活的思考。

对于一个花鸟画家来说,在大写意、小写意和工笔三大领域中的一个领域拥有一幅举世闻名的杰作并不容易,而辛先生则以这三个领域的突破性作品而闻名,这使得画家和评论家们纷纷表示敬意。在许多花鸟画画家中,他的成就最为突出。

真善美与艺术灵魂的视觉解读

发现生命之美,追求艺术的真、善、美是艺术家创作的重点之一。罗丹曾经说过:“生活中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所谓的大师是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看到的东西,并在别人习惯的东西中发现美的人。”潘天寿大师曾经说过:“大自然充满了诗意和如画的风景,但只有有好眼光和好心肠的人才能随心所欲地去欣赏它。”

辛守清先生有发现和创造美的眼睛和手。现实生活中的普通题材,通过他的艺术再创造,具有全新的审美意义。

观看辛先生的作品总是给人一种视觉愉悦、精神陶醉和精神振奋的感觉。这是因为画家在现实生活中注重观察和思考,注重培养发现和创造美的能力。很难想象一个对生活漠不关心、对社会充满敌意的画家能创作出真善美的作品。在辛先生的作品中,一片叶子、一只鸟、一只鸟、一座山、一颗石头和一个家庭是真善美的体现。它们都倾注了画家的内心情感和愿望,是画家对生活和一切事物的热爱的结晶。低语的“依赖”、老牛的“家庭乐趣”、合唱的“风中醉露”和春风的“春草绿年”都浸透了一个词——美。

辛先生可以从平凡的事物中发现非凡的美。原因是他可以用心把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当成美丽的生物。他可以喜欢宋代的谚语“竹如我,我如竹”和画花如香、鸟如说话的感觉。他可以把对生命的热爱和对创造的激情倾注到客观事物的观察、提炼、升华和创造中。

艺术技巧的独创性和多样性

辛守青的花鸟画能达到更高的水平,这与其艺术手法的独创性和多样性密切相关。

他的大型多画面作品都具有构图完整、整体感、节奏感和强烈节奏感的特点,以及绘画意义直接延伸到绘画之外的感觉,具有大花鸟意识和大花鸟绘画语言。

他擅长画各种茂密的树木,树枝交叉,树叶层叠,穿插有序的聚散,密集的开合,清晰的脉络,清晰的方向,繁而不乱。他的许多作品都运用了自己独特的特殊手法,使画面具有形式美感和表现力,使创作对象更加生动逼真。

最值得称赞的是,辛先生创造了一个“鸡”的形象。他特别喜欢鸡。他作品中的鸡,无论是雄性、母鸡还是小鸡,都充满了人情味,都使用拟人化和夸张化的手法。“鸡”的形象是最常见的主题之一。绘画不容易陷入传统模式。越普遍,画得越难。同样,正如绘画策略所说,画树不画柳树,画动物不画狗,画人不画手。我宁愿画魔鬼龙,也不愿画人体蠕虫。大多数花鸟画家喜欢画鸡,这与“鸡”的谐音“幸运”有关。此外,鸡的性格令人钦佩。鸡有五个优点:头戴皇冠——叶文;脚行程距离——吴也;敌人敢在前方作战——勇也;见食相呼——仁也;守夜人没有浪费时间——信也是。辛先生有一枚刻有“吴唐德”的印章。可以看出,画家画的鸡已经上升到道德人性的范畴。

我喜欢辛先生的大写意公鸡,它完全是由大风写成的,显示了艺术家的激情。一群唱着歌昂首阔步地唱着“呼吁千户人家开门”的鸡,一对协同而又雄心勃勃地看着对方的鸡“呼唤干昆白”(The Sound Calls to Dry Kunbai),还有“凌风”里的一只鸡,它们互相回头看,向前看,向前看,骄傲地互相看,都是艺术家利用鸡的形象对人们的赞美。对于辛先生来说,用他最初的绘画语言在一个最普通、最庸俗的主题领域创造一个意气风发的艺术形象并不容易。

辛先生创作的许多艺术形象都具有人格化的特征和象征意义。例如,一对在《依赖》中轻声低语的鸟就像一对坠入爱河的恋人互相倾诉心声并说再见。“八仙洗浴”中的人参充分赋予了人的特征。有些人轻舞,表演水上芭蕾。有些人游得很好,表明他们很放松。一些红色的叶子,像道具,像风景,增加了色彩的丰富和对比。“寂静岭林”和“寂静岭村”是画家利用风景表达情感的内在写照。歌手和大自然和谐相处,互相依赖,共同创造一个美丽的家。《舞动的龙与蛇》充满了纸张、松柏和古老的树枝,但在画家眼中,它就像飞龙。他的代表作《昂然》在中国艺术协会主办的“正义与和平——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国际艺术展”上获得了一枚特别金牌。吹在我们脸上、屹立在天空的巨大松树和柏树难道不是正义力量的化身吗?画家运用拟人、夸张和象征手法赋予作品深刻而严肃的主题。

看辛守青的花鸟画,有抒情小夜曲、月光、摇篮曲和维也纳森林、热情的吉普赛歌曲、欢乐颂、春声和圣母颂、余金震的声音、黄忠的命运和英雄。他的作品是花的世界,鸟和鸟的家园,以及成千上万棵树生长的地方。它们是令人陶醉的交响乐。

值此新寿青美术馆开幕10周年之际,作者希望辛先生能出版更美丽、更好的作品。我祝阿信先生宝刀永恒。

□张治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ag 新疆十一选五 香港六合投注 bbin

时事